Archive for 十月, 2005

http://hi.online.sh.cn 侬好!上海 2005-10-24 08:18:53 
昨晚的中山公园成了本市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爱情大考场”,园内的4000白领在“海选”相亲中经历了5个小时的浪漫考验,而园外家长们脸上急切的表情甚至超过高考。

    据主办方介绍,本次活动报名的男女比例约为4:6,1980年以后出生的女性占到大多数。和大多数交友活动一样,抵达现场的男生数目再度缩水。在场婚介机构专家表示,许多男士由于工作原因或者面子原因“临阵脱逃”,而整个浪漫盛典便在这样一种性别相对失调的情况下开始了。

    最难找座位

    活动开始没多久,几张稍显稚嫩的脸庞出现在了1970年的交友区内。经过了解,这几个女白领其实都属于1980年代,但她们为什么要“混”入这里呢?原来,那边的1980年和1975年交友区都已经爆棚。一些白领来回走了好多遍却依然找不到座位,只能硬着头皮走向1970年这个相对“冷门”的区域。

    据主办方介绍,整个交友区共分为70、75、80三个年龄段,每个区域都能同时进行200人以上的交友,但80年区域由于占据比例太大导致现场一座难求。许多“对眼”的白领也顾不得规则,直接站着就聊开了。

    最急是家长

    “阿拉兔兔在里面不晓得哪能了,最好出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啊……”刚退休的张阿姨和老伴一直在园外“守望”他们的女儿。据了解,老夫妻给倔强的女儿报了名,但出门时女儿让他们保证不许跟来。“她前脚出去我们后脚就悄悄跟来了,实在放心不下啊。”夫妻俩“埋伏”在女儿出园的必经之路上,期待着一个惊喜。

    而更绝还要数亲自上阵的父母,在园内经常可以看到一些苍老的面庞不停地观察着来往的年轻人,手里的本子留下了一串串的号码。

    据主办方介绍,参加活动的每个人都能得到一本记录所有参与者资料的《浪漫秘笈》。在活动现场,每个入场者将会贴上一个醒目的编号。在游园中遇到心仪对象,即使来不及开口便擦身而过,只要记住对方身上的号码,便能在《浪漫秘笈》中找到联系方式。那些替儿女前来的父母便在本子上记下自己看得顺眼的编号,准备回去后根据秘笈上的联系方式再行发展。

    最怕遇熟人

    “Rebecca,你也来了?”“怎么是你啊,你千万不要和别人说我来参加这个活动啊。”在昨晚现场的入口处,两名故交不期而遇。和三五结伴而来的白领不同,一些只身前来相亲的白领表示,他们最怕的就是遇到熟人。

    “一方面心里很想尝试一下这种交友方式,但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是瞒着父母朋友报名的。”从事咨询业的夏小姐是公司内的部门主管、朋友眼中的完美女性。她在现场除了要留意心仪的男士,还要提防熟人突然出现。

    据二军大心理教研室主任张伟分析,这样的矛盾心理在许多高端人才身上都比较明显。因为一些成功的白领具有一定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他们需要被人认可自己的“完美”,在潜意识里把自己设定成了被追求的一方。而参加这样的活动则意味着自己的主动,如果被别人知道便会觉得“掉价”。

    昨晚9时,数以千计的白领们开始走出中山公园。他们中的有些收获了缘分,有些收获了勇气,还有些却只收获了“编号”。夜色朦胧中,这场“浪漫盛典”悄悄地落下帷幕。

Advertisements

生活常用小短语

Posted: 2005/10/13 in 杂货铺
早上起来照镜子喊:"猪啊!";

别人对你说话说:"收到!";

问人名字"你妈贵姓?";

当同寝的人看上一个女孩时说:"帮主,品位太差了吧?";

有人威胁你时说:"饶命啊英雄!";

天热睡不着觉时说:"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当在路上听见有人打招呼时说:"跟我说话吗?不是跟我说的吧?认错人啦!";

当听不懂别人说的是什么时说:"我明白了,你神经病!";

当考试不如别人时说:"论智慧跟武功呢,我一直比他高一点点,就是因为多了个累赘他才会高我一点点!";

喝多了的时候说:"哎哎,你给我点时间,我吐啊吐啊就习惯了!";

见到怪事:"老婆!!快出来看上帝!";

让人感动的话:"曾经有一分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我不知道珍惜,现在想起追悔莫及,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当你不小心放了个屁又不小心被别人发现时说:"这次总没有让大家失望吧。";

看到热闹时说:"你看,现在是姐姐救妹妹,过一会那个妹妹就要救姐姐了!"

我是君心千年泪

Posted: 2005/10/12 in 杂货铺

我是一滴千年泪,女娲造人所剩水。
不羡九宵天长久,为缘人间几轮回。
我自娥英心凝结,潇湘竹上漫滴落,斑斑驳驳。
伤情时节,镌为别离的箫瑟,每每残阳伴歌,风泣愁雨歇,总有我呜呜咽咽,悲悲切切,将一腔苦怨诉说。

我自玉环腮边滚,望纱窗黄昏,挚爱身影渐隐。
素绞无意世情狠,迫香消玉殒,遗淡魂,化作追梦人。
夜夜孤枕,夕夕冷锦,风刻苍桑容颜衰,皆为相思痕!
我是灞桥柳拢烟,莺啼花闲分飞燕。纵使千缕惹东风,折枝寂寞怎堪填。
聚聚散散人间事,清波远,今生谁无憾?拢舴艋,缆绳且将两心连,明朝别梦寒。

我是巫山朝涌雾,空向南国寄红豆。
抛媚眼无数,他归意如旧,独守候,春又秋,金莲蹒跚山径幽,绿林深处,清溪恼怒,嘲人不知羞。
我是金陵草尖露,相思无缘后,葬愁愁难休。
娉婷潇湘,千斛万盏,莫负年少著绡头。不须留,欢情短,别痛久。
还君千江水,慰我一幽秋。

我是迢迢银汉冰,咫尺不相逢。
鹊桥难架拆太易,金桂良辰空美景。
纤手织就鸳鸯戏,抬望眼,隔岸苦思几番成?牵牛郎,世间溜溜秋士众。
我是断垣寄梦霜,恸天自悲唱。
翠峰挽幛柔指伤,飘零感万、姜,你阴我阳,桥切痴想,更兼孟婆汤。
此去去,半世缘灭,三生思量,何事比路长?

我是纸伞被弃滴,化作一泓碧。
断桥今又柳丝缝,西湖无风也无雨,莲有心,逗涟漪谴鱼,了趣苏堤。
这次第,无净瓶普渡,休痴仙侣。
我是三变霖铃雨,无系无寄更无计,青楼醉壶曰月长,醒几许,浪几许!
前程遥遥岂知期,更苦寻,数体己。惯看冷月洗石堤,杨柳晓妆邻家玉。
归去哉,魂来兮。

我是兰芝赴恨水,情未共,心永随。
西风夜啼犹不悔,高堂铜照青丝碎,
霜华流天映残菲,苏州河畔,扁舟向晚楫云归,笑千转百回,谁忆谁?
我是楼台蝴蝶泉,千百年,犹未干。
春来共蹁跹,夏至同荫眠;秋高与月伴,岁寒齐隐天上天,
何似人间,尘蒙风蔽心两牵,梦难圆!浴爱彩虹悬,笑织女无聊竟思凡。

我是十娘沉梦江,遍洒芳汀,东流少语,喜欲狂,刹时惊梦,空一场!
我是凋零莫愁湖,串串晶珠无人拂,惹比翼人枕畔欢驻,两去茫茫,两地孤独。
笑畔憩鸠唱:姑姑,姑姑……更有枭泣:狠乎,恨乎!

我是酆都洛阳河,缁衣重,眉凝雪,轻 风 无 意 碎 映 月,寂 寞 嫦 娥,还 将 鬓 悄 遮。
我 是 繁 华 沦 沧 海, 万 千 风 流,今 安 在  峰 峦 叠 嶂,劝 纵 凡 胎 尘 外,任 青 灯 古 佛,强 将 心 塞。

我是网中一企鹅,怅夏荷,凄秋叶,暮暮愁似江天阔。
苦苦叩击君心扉,东窗未白残灯灭,对长亭叹,曾拟心结为君系,相思穷碧落。
断鸿声里,君妻将我接……
我是君心千年泪,时不回,心誓褪。
情随梦飞,再滴落,无味,不如水!

爱你深深

Posted: 2005/10/11 in 杂货铺
       初识你,是在秋意渐浓,落叶飘零的十月,那时,冷雨敲窗,点点滴滴尽是孤寂的岁月,而与你相知相悦的那一刻,感觉就像温暖的手,轻轻的抚慰着满是空落的心头,所有飘然远去的激情全又缓缓的涌动过来.
      难忘的十月,命运再次向我展现了那神秘莫测的一面.使我能够聆听你的流光岁月,你娓娓的陈述,像寒夜里的篝火,像一脉清纯的溪流,心绪不再飘泊,时光不再仿徨,不再独自一人徘徊踟踌,天空重新变得那么蔚蓝,梦重新变得那么香甜.温馨的风微微拂过不再是无助的心境,明朗的情愫逐尽无尽的烦恼.
 此时我才发现,爱你已是深深.
 

又是一年国庆节

Posted: 2005/10/01 in 杂货铺
2000年的国庆前夜,我和饭桶及胖头鱼三人兴冲冲的从上海坐船回南通.而坐船回家已永成记忆.
2001年的国庆,那一年的国庆是和中秋节同一天.我从北京赶回上海,国庆节那天上午,我们在上海的同学一行数人(N>3)坐大巴回南通,一路上欢声笑语,那一年,胖头鱼结婚.在上海的同学中首开先河.
2002年的国庆,留守北京.
2003年的国庆,一个人从北京直接回南通.那一年底,小莉结婚.
2004年的国庆,回到上海的第一个国庆,我召集所有的单身同学.包了一辆小车.于国庆前夜回家,将每个同学都送到家中,当我最后一个回到家中时,已是第二天的早晨.那一年,米饼结婚.
2005年的国庆,我还在上海,因为我还没想好该去哪里?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不知道这会脑海里怎么冒出这句台词.

 

Quote

耶利哥玫瑰
古代东方人往往在棺内墓中放一朵耶利哥的玫瑰,表示相信生命是永恒的,死者能够复活。

奇怪的是,为什么把一团带刺的枯草叫做玫瑰,而且还是耶利哥的玫瑰?这种干硬的沙漠小灌木,就像我们所谓的风滚草,只有在死海以下的沙石中,荒无人迹的西奈山麓,才能看到。

据传说,这名称是那位把犹太旷野一个寸草不生的死亡之谷选为自己的居所的圣徒萨瓦亲自定的。他把这种刺草奉为复活的象征,并且用他所知道的世上最悦耳的比喻来加以形容。

这种刺草的确神奇。朝圣者采了它,带到离它的故土几千里以外的地方去,一年年下来,它枯干了,发灰了,没有生气了,可是一放进水中,立刻舒展开来,绽出细小的叶片和粉红色的花朵。可怜的人心便感到了快乐和安慰:原来世上并无 死亡,凡生活过,存在过的都无死日!只要我的心灵,我的爱,我的记忆一息尚存,就不会有生离死别。

耶利哥的玫瑰,我把我的往昔的根和茎浸入心灵之中,浸入苦恋与柔情的清纯甘露中,于是我珍藏的小草重新令人惊异地抽芽爆青,虽然在那不可避免的时刻——这甘露会干,这心会衰,我的耶利哥的玫瑰也将永远被忘尘掩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