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5

守候最后的灯灭

Posted: 2005/12/15 in 杂货铺

 

Quote

守候最后的灯灭

一个人的流浪
  
仿佛很久很久,回眸处
  
眼角淡落一抹孤独
  
记忆在不经意间化作一缕清烟
  
心,常驻在那个凄冷的季节

沦落在天涯
  
没有眼泪、没有语言
  
想寻一方净土
  
抚慰漂泊的灵魂
  
奈何岁月已桑沧了容颜
  
期望碎落一地,在刹那间

开始和结束都已错过
  
游离于现实之外,愈行愈远
  
和着灰色的记忆
  
行走在时光边缘

浩淼的旷野,
  
短暂的旅程
  
只留下无力抗拒的沧桑
  
在一片被遗忘的废墟里
  
再次将自己深深掩埋
  
扬起时光的短刃
  
将记忆割裂
  
流溢得四处残阳似血

闲潭梦落花的诧紫嫣红
  
早在秋风的萧条中消失殆尽
  
为何幻灭的是最美的心愿?
  
为何无望的是难舍的期盼?

掬一捧秋雨,折一支菊花
  
踏碎一秋的洌潋
  
用思念凝结的泪水
  
述说一生的哀咽

夜空广辽无边
  
思绪却无可逃遁
  
不愿触及最柔软的痛
  
是埋在心底的冢
  
穿过岁月
  
带着淡淡的哀愁,悄悄隐去

尘,已满心满面
  
置身于迷雾之中
  
秋色零落,牵扯起满怀伤恸和隐忍

匆匆一瞥
  
夜,弥漫于雾岚之外
  
在寂寞的窗棂下守候
  
等待最后的灯灭

Advertisements

曾经最美

Posted: 2005/12/13 in 杂货铺
看不穿你的眼睛
藏有多少悲和喜
像冰雪细腻又如此透明
仿佛片刻就要老去
整个城市的孤寂
不止一个你
只能远远的
想像慰藉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又不是你的谁
不能带给你安慰
内心里枯萎凋零的玫瑰
仿佛希望化成灰
要不是痛彻心扉
谁又记得谁
只是云和月
相互以为是彼此的盈缺

不能哭喊已破碎
曾经的最美
独自一个人熟悉的街
别问你在想谁
不去追悔已粉碎
爱过的机会
真实已粉碎人事已非
还有什么最可贵

信箱出现一张美丽的明信片
翠林的山脚木屋袅袅的烟
但我惊讶的却是背面
你熟悉的字迹竟已相隔多年
那一句话是你离开的玩笑话
隔在我心里灰尘堆成了它
你就这样的拨开了它
再次相见我依旧那个木偶线等着你来拉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象是陷入催眠的指令
我已开始昏迷不醒
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不过一张明信片而已
我已随他走入下个轮回里
那一句话是你离开的玩笑话
隔在我心里灰尘堆成了它
你就这样的拨开了它
再次相见我依旧那个木偶线等着你来拉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象是陷入催眠的指令
我已开始昏迷不醒
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不过一张明信片而已
我已随他走入下一个轮回里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相距陷入催眠的距离
我已开始昏迷不醒
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
你的誓言可别忘记
不过一张明信片而已
我已随他走入下一个轮回里

寂寞在唱歌

Posted: 2005/12/03 in 杂货铺

天黑了孤独又慢慢割着
有人的心又开始疼了
爱很远了很久没再见了
就这样竟然也能活着
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谁说的人非要快乐不可好象快乐由得人选择
找不到的那个人来不来呢我会是谁的谁是我的
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你听寂寞在唱歌温柔的疯狂的
悲伤越来越深刻怎样才能够让它停呢
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你听寂寞在唱歌温柔的疯狂的
悲伤越来越深刻怎样才能够让它停呢
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狠狠的
歌声是这么残忍让人忍不住泪流成河
你听寂寞在唱歌温柔的疯狂的
悲伤越来越深刻谁能帮个忙够让它停呢
天黑得像不会再天亮了
明不明天也无所谓了
就静静的看青春难依难舍
泪还是热的泪痕冷了
看见这个标题的人可能会奇怪,怎么是Yes and No?不应该是Yes or No的吗?大师和门徒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先卖个关子,慢慢的说。
  我们都认为,一个问题,你要么说Yes,要么说No,这是一个选择题,应该是or才对呀?但是我要说,Yes和No是互相支撑的,一个说Yes的人,必须有一个No在下面支撑,同样的,一个说No的人,必须有一个Yes在下面支撑。
  什么道理?我们再扯远一点,大家都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或者说“捆绑不成夫妻”。因为你无法强迫一个人来爱你,通过强迫,你得到的是假的爱,是无力的爱,没有意义。只有当他是自由的,他有说不爱你的自由,他的爱才是真的,当他随时都有离开你的自由时,他和你在一起才是因为爱你。归结为一句话,爱必须有一个不爱的可能,才有价值。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说Yes/No,只有你有说No的自由和可能,你的Yes才有价值。好比说一种理论,如果你不能对他说No,那么你的那个Yes,也是无力的,无价值的。反过来我就不再说一遍了J
  这个相反的可能,有两个含义。一是说No的自由,二是说No的能力。
  先说自由,如果你没有自由,受到强迫,你的同意是无效的,也是无力的。爱国主义与国家主义的区别就在于,爱国主义者,有不爱国的自由,因此他的爱是有力的,有价值的,也是真的。而在国家主义的压迫下,威逼下,爱国不过是出于恐惧,这样的爱,一定是假的,无力的,无价值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自由主义会反对国家主义的根本原因。仅仅通过武力威胁得到的爱国,没有价值,而且一旦威胁解除,虚假的爱就会现出原型,整个国家都不再具有正当性。
  再说能力,说出Yes或者No,需要能力,一种思考的能力,如果一个人,虽然不受强迫,但是不经思考,任何时候都只会说Yes,或者只要是甲说的就是肯定对,只要是乙说的就肯定错。这样的支持,也没有意义,因为他不是思考的产物,就像一个应声虫,他的意见,和没有意见没有区别。
  现在大家大概看出我的副标题的含义来了,大师与门徒,是一种很奇妙的关系,很多时候,门徒只会对着大师说Yes,但是真正的大师,并不想要这样的门徒,反而会斥退他们,叫他们回头寻找自己的光,走出自己的路,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做他的门徒。只有能够反抗大师的门徒,才有可能真正的臣服于他,这样的臣服也才有意义。
  但是现在的大师,往往并没有这么清醒,而是不断的在收集、培养、炫耀自己的门徒。甚至不断的将那些肉麻的吹捧翻出来一再回味。这样的大师,不跟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