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6

       乔致庸在年迈的时候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喃喃自语道:"如果我能够在明天早上一梦醒来的时候发现,这些我所经历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现在一梦醒来,又可以有一个全新的开始,那该多好!".
       小的时候我也常常在从厄梦中醒来的时候,庆幸的发现自己刚才所经历的痛苦只是一场梦而已.那种庆幸会使自己暗喜不已.在梦中,我曾经历过与父母亲生离死别,也曾惶恐的发现自己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当自己一梦醒来,发现妈妈还在厨房做早饭,而我自己也才十几岁.有一段时候我曾经害怕入睡,因为我害怕自己睡着以后那种什么也不知道的感觉.
       再后来自己长大了,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复杂,有时候真的想对着这个世界大吼一声"stop!",我发现自己是一个很害怕改变现有状况或模式的人. 我从心里抵触自己一天一天长大的这个事实.我无数次的欺骗自己,如果自己经及我所认识的朋友和亲人们能够一直像现在一样那应该是多么好的一件事阿,我没有看过成长的烦恼这部片子,但是我想我现在大概就是这种状态吧.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因为我自己对未来的一切抱有很美好的想像吧.心比天高但又悲哀的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飞得更高.那种要强迫自己认命的感觉真是衰透了.我的性格中有着致命的一个弱点,忧柔寡断.很多时候做事情迟迟难以下定决心.瞻前顾后,甚至有时候会因为这些原因会勉强自己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而另一方面,因为生性中有一股拧劲和反叛的性格.所以我会在经历过一段时间以后把这一切都爆发出来.
    2006年,我28岁.人的一生有几个28年?我会不会也会像乔致庸一样,在自己暮年的时候对自己的这一生所经历的一切感到心有不甘?我恨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足够的勇气去做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个我.
    这可能就是虚伪.
    我是一个伪君子!
    我活得不够自我.
   GOD BLESS ME AND THE WORLD!! //Pray
Advertisements


 

满树的花朵 像天空饱含的泪水

一瞬间绽开

一瞬间凋谢

那或许是爱情

然而也不过是或许


我和我的手

比一朵花的花瓣和花蕊更亲密


塑料的肢体

从冰冷的路面上坠落

有时候我故意把它丢在这里

在这里 假装有一滩粘稠的血迹

还要有落叶 还要有破碎

还要有你

我是生长在天空下的花

在你不会路过的地方

遥远的 遥远的

我不会遇到你

多么好

这不是我也不是你

这只是单纯的一朵花的盛开

为什么看到它的时候

我竟开始思念了


原来天空是用枝叶的碎片拼凑出来

好像我的心是用回忆的碎片拼凑出来

它们一样伤痕累累。。。。。



是谁在偷听

我浅浅的低泣

落下了

一地的心碎

而我的视线

随着花飞花谢

模糊了

一次又一次

落花

风吹过

带着

生与情的

眷恋

化作

旋舞的蝴蝶

用自己

最后的一刻

给世人一份

惊心动魄

岁月轮回

那周而复始的

花开花落所含的

艰辛与痛楚

却是生命的美丽与辉煌

而人生又曾几何

梦的花瓣

虽在无限温柔的绽放

却象那

未了的心事

无尽的繁英

满怀幽忆

一声呵护

花瓣嫣然

一句腼语

羞色无边

一曲怅叹

花垂似泪

风起后

花落满肩

落花如雾

今昔

就让我随风落入

那永远无人知晓的

深深处

好让心

在沉静中荒芜

相信一切

都有尽头

只是

缘聚缘散

终有时

只是

我宁愿选择

这留恋的不舍

直到

把这风景看尽

看着漫天的落花

象看着你的眼

多么想这么一直看下去

直到我们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今天分离再度拥抱的时候

却也宿命般的觉悟到

这个怀抱

只不过是

自己借来一时的温暖

因为

终有一天

是要还给命运

还给时间

还给泥土

即使愿意

倾其所有

来留住

这一刻

却怎生抵得过

宿命的感伤

似这桃花

似这飘零


十指纵然

还能拟水成弦

可流水的清音

却在何处

有如黛玉

徒留了一份

哀绝的心事

绵延千年

徒任一汪

心底的清泪

滴落成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