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6

What a wonderful world

Posted: 2006/05/27 in 杂货铺
What a wonderful world
 
I see trees of green
red roses too
I see ’em bloom
for me and you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I see skies of blue
clouds of white
Bright blessed days
dark sacred nights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The colors of a rainbow
so pretty ..in the sky
Are also on the faces
of people going by
I see friends shaking hands
sayin’ how do you do
They’re really sayin’ I love you.

I hear babies cry
I watch them grow
They’ll learn much more
than I’ll never know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Yes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Advertisements

梦想与现实

Posted: 2006/05/24 in 杂货铺
梦想是美好的
现实是残酷的
梦里的一切是那么的完美,那是一个没有时间和空间的世界,那里只有思维存在,所有现实中未能了却的心愿在梦中都能以一种真的"如梦如幻"的方式出现.梦里是失重的世界,整个人就像在轻轻的飘.没有重力的世界.也是一个距离消失的世界,天涯海角也能瞬间到达.
梦里回到了过去,因为梦,我们就像拥有了月光宝盒,过去的一切美好和不美好,在梦里都可以重新来过.
我们究竟是活在哪个空间里呢,是梦里那个空间还是现在这个空间.还是我们通过一种未知的方式在两个空间里自由穿梭?

没有人在原处等你

Posted: 2006/05/23 in 杂货铺
当我们今天试图弥补过去未曾实现的感情梦幻时,常常会发现,过去的梦幻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美好。那个曾经令你魂牵梦萦的人,早已消失在无边无垠的时空中。最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早已不是原来的你。

没有人在原处等你

“同学会,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以叙旧和重温友谊为主题的“同学会”,不知何时变成了感情杀手。十年后同学重聚,要么是“男甲”发现原来其貌不扬的“女乙”突然成了风情万种的“熟女”,而且一打听,还知道“女乙”当年曾经暗恋过他;或者是沉默寡言、一声不吭的书呆子“男丙”突然腰缠万贯,成了班上的首富,而当年他死死追求“女丁”时,她从没有正面看过他一眼。

于是,“同学会”之后,“男甲”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女乙”,而“女丁”则对“男丙”展开了疯狂的倒追,虽然四人均已在“围城”中。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很多人赶往目的地时经常在打瞌睡,等到返回路上,才想起欣赏沿途美丽的风景。年轻时我们不懂如何去爱,人们经常这样安慰自己,并把它作为寻找曾经失落爱情的借口。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只要双方愿意,当年那场因为种种原因而未能如愿的爱情,一定会以更绚烂多彩的方式重演。

不只是老同学,旧情人,尤其是初恋情人,也容易成为婚姻的一大杀手。在很多人眼里,初恋如同一坛“女儿红”,在地下多年窖藏之后,变得芳香醇厚,格外醉人。昔日那些导致初恋分手的因素,早已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记忆中那些摄人魂魄的浪漫和情愫。与现在朝夕相处、天天油盐酱醋过日子的枕边人相比,邂逅初恋情人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约会。

身边有一个朋友,本来与老公极其恩爱和谐,有一天她突遇初恋情人,感情决堤,疯狂地要离婚,最后好说歹劝,总算被亲友团成功拦截。清醒后她最大的感受就是“后怕”,因为通过对比发现,过去的初恋情人再美好,也已成为一个泡影,她深爱以及深爱她的人,还是现在的老公。

世事往往难遂人愿。老同学也好,旧情人也好,都只是被当事人的想象极度美化后的替身。当他们与这个虚幻偶像近距离接触后,其失望的速度和程度比结婚时还要快、还要强烈,而此时,很多人已经被梦幻冲昏头脑,迫不急待对现有婚姻展开了疯狂的破坏和伤害。

没有人在原处等你。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当你执着于返回路上的风景时,很可能并不是爱那个旧人,而是爱你自己当年未曾实现的那个旧梦。就如前面的“同学会”例子,“女乙”是否想过,狂热的“男甲”到底是爱同学时“其貌不扬的你”,还是爱现在“风情万种的你”?“男丙”又是否想过,倒追的“女丁”到底是在追过去“沉默寡言的你”,还是现在“腰缠万贯的你”?当一个人用“此时”的眼光去衡量“彼时”的感情时,会不会因为时空交错而误入歧途?

初恋时不懂爱情,不知道珍惜那个最爱你的人,这是人们习惯“再回首”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当他/她经历一段不成功的感情后,对早年那段主动或被迫放弃的感情就更有强烈的补偿欲望。然而,多年以后,情是人非,大家已各自有归属,已经没有人在老地方守候那段感情。“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逝去的往昔永远不可能重来。劝君惜取眼前人,莫要得陇复望蜀。感情这种事,既不能相信下一个更好,更不要相信,没有得到的是最好的。

量子力学中有一条著名的“测不准原理”,意思是当你试图去测量一个粒子的精确位置时,不可避免地要改变其原有的状态,因而精确测量是不可能的。爱情同样如此。当我们今天试图弥补过去未曾实现的感情梦幻时,常常会发现,过去的梦幻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美好。那个曾经令你魂牵梦萦的人,早已消失在无边无垠的时空中。最最重要的,是你自己,早已不是原来的你。

佛说,“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破。”对喜欢怀旧的朋友,李木耳也奉送一句,“不要碰,不要碰,一碰就痛。”众里寻她千百度, 蓦然回首, 那人“不”在灯火阑珊处。

寂寞沙洲冷

Posted: 2006/05/21 in 杂货铺
等你走后心憔悴
白色油桐风中纷飞
落花随人幽情这个季节
河畔的风放肆拼命的吹
不断拨弄女人的眼泪
那样浓烈的爱再也无法给
伤感一夜一夜
当记忆的线缠绕过往支离破碎
是黄昏占据了心扉
有花儿伴着蝴蝶
孤燕可以双飞
夜深人静独徘徊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
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当记忆的线缠绕过往支离破碎
是黄昏占据了心扉
有花儿伴着蝴蝶
孤燕可以双飞
夜深人静独徘徊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
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
仍然渐渐恨之不肯安歇微带着后悔
寂寞沙洲我该思念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