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8

 

Quote

四川省卫生厅领导马步纲殴打17岁志愿者

转:注5月20日下午,四川省卫生厅来人到江油市长钢总医院检查工作时,医院防疫部门正组织志愿者在进行消毒工作。因为喷雾器故障,一些志愿者就将消毒水装在桶里用勺往外浇洒。这个过程中检查工作的车辆突然驶到一名正在进行消毒工作的志愿者身边,志愿者失手,将消毒水洒进了没有摇上玻璃的车窗内,洒在车内的一名领导身上,这时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车内的官员推开车门气愤的下车,气急败坏地抓起失手的志愿者,随后狠狠地抽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同时骂道:你们医院瞎球搞,你眼睛瞎了,等等等等。随后,领导的随从拿矿泉水给领导冲洗干净洒到身上的消毒水后,铁青着脸坐上车工作也没接着检查就匆匆离去。
  
  被打的志愿者来自安徽,是支援四川灾区的志愿者当中年龄较小的,只有17岁,虽然长得白净瘦弱,但在灾区的工作中却非常卖力。被打后经医院五官科医生检查,这个志愿者耳膜充血,出水,有耳聋的可能,可见当时那一巴掌使出的劲还真不小。面对检查结果,在灾区再苦再累也不曾哭过的小男生流下了委屈的泪水:“我只是一不小心,可是就算我做得再错他也不该打人啊。”
  
  现在我们启动人肉搜索,要找出这个打人的官员,让他给出一个交代,要公开向志愿者道歉:该打人的官员,男,当时乘坐一辆车牌号为“川B26931”的绿色丰田佳美,陪同其前来检查的有绵阳市卫生局的秦局长。我们的志愿者可以为国家为灾区吃苦受累无私奉献,我们就不能让志愿者流血流汗又流泪。
 
上面是原来的新闻,下面是四川省卫生厅可笑的澄清。
卫生厅长先是做了如下的否认:
四川卫生厅厅长沈骥在正在召开的四川省抗震救灾的情况通报新闻发布会上,非常痛心地向相关网站发出呼吁,这几天在网上疯传四川省卫生厅干部在灾区殴打志愿者的传闻,纯属谣言。  
  沈骥说,灾情发生后,四川省卫生厅组建的六支干部队伍,已经夜以继日地奋站在救灾前线,他们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经了解,网上疯传的四川省卫生厅那位姓马的干部,根本就不在江油,而是在绵阳奋战救灾。沈厅长呼吁相关媒体和网站,不要再做伤害前线医护人员和救灾干部的事情。
眼见纸包不住火,四川卫生厅厅长沈骥又安排了个工作人员顶罪:
经核实,5月21日11时左右,省卫生厅工作人员张建新乘车到江油市长钢医院开展工作时,被正在给车消毒的志愿者林某某将一勺消毒水浇到头部和面部,因药水刺激眼睛,剧痛难忍,发生了出手打人的不当行为。
 
真是可笑啊,一个普通工作人员需要局长陪同吗?换句话说,普通人员都这样,领导还不牛逼到天上去了?普通工作人员都有专车,中国还需要捐款吗?还说什么因药水刺激眼睛,剧痛难忍,真正剧痛难忍会有这么大精神打人吗?
 

那些花儿

Posted: 2008/05/22 in 杂货铺
国哀三天结束。除了灾区,大部分的地方开始逐渐回到原来的轨道。这不,听说火炬明天就开始在上海传递了。
就这么过去了吗?
房子垮了可以再造,有可以大大提升GDP了。又可以赚得个盆满钵满了!
但是那些孩子呢,失去父母的孩子和失去孩子的父母呢? 同样是在震区,相隔不到20公路,5所希望小学,依然屹立至今,483名学生老师得以从这场灾难中全身而退。当一些官员和地震专家,信誓旦旦地表示学校本来就容易倒塌并给出许多理由时,这个事实无疑给了它们迎面2记耳光。
我现在很担心,我们太容易忘记了。我们太宽容了,或者说已经麻木了。
那么多双无辜孩子的眼睛还在看着。他们的血还未干。

孩子快 抓紧妈妈的手

去天堂的路太黑了

妈妈怕你碰了头

快 抓紧妈妈的手

让妈妈陪你走

妈妈怕天堂的路太黑

我看不见你的手

自从 倒塌的墙把阳光夺走

我再也看不见你柔情的眸

 孩子快 抓紧妈妈的手

去天堂的路太黑了

妈妈怕你碰了头

快 抓紧妈妈的手

让妈妈陪你走

妈妈怕天堂的路太黑

我看不见你的手

自从 倒塌的墙把阳光夺走

我再也看不见你柔情的眸

孩子 你走吧

前面的路再也没有忧愁

没有读不完的课本

和爸爸的拳头

你要记住我和爸爸的摸样

来生还要一起走

妈妈别担忧

天堂的路有些挤

有很多同学朋友

我们说不哭

哪一个人的妈妈都是我们的妈妈

哪一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孩子

没有我的日子

你把爱给活的孩子吧

妈妈你别哭

泪光照亮不了我们的路

让我们自己慢慢地走

妈妈

我会记住你和爸爸的模样

记住我们的约定来生一起走

你要记住我和爸爸的摸样

来生还要一起走

妈妈别担忧

天堂的路有些挤

有很多同学朋友

我们说不哭

哪一个人的妈妈都是我们的妈妈

哪一个孩子都是妈妈的孩子

没有我的日子

你把爱给活的孩子吧

妈妈你别哭

泪光照亮不了我们的路

让我们自己慢慢地走

妈妈

我会记住你和爸爸的模样

记住我们的约定来生一起走
希望真的有来生,也希望孩子们在天堂里快乐安详。

Just have a little faith

Posted: 2008/05/16 in 杂货铺
看到乐刘会和孩子们在被困72小时后获救,是她们自己的乐观和信念支撑着她度过最黑暗的时候。
想起越狱的一句台词"Just have a little faith".

我们众志成城

Posted: 2008/05/15 in 杂货铺
一点欣慰,我MSN的很多人在看到我的签名档上的捐款方法后都去做了。众人拾材火焰高,我们一起努力,给灾区人民信心和希望。
发送2至1069999301,就是通过中国红十字总会为灾区人民捐献2元钱。谢谢您的爱心!!!
我自己今天再多发几次。
今天看到很多同事同学多自发为灾区在祈祷祝福,也有开始发起募捐的。包括我LP,看到灾区的无助的孩子们,真的想流泪。
76年唐山大地震,24万人遇难。毛主席为之嚎啕大哭。这次汶川地震,温总理从学校的废墟中捡起孩子们的小书包其然泪下。
引用叶檀的一句话:痛苦,不应该使我们麻木;艰难,应该让我们在制度上前行;反省,才能让我们避免重蹈历史覆辙。
希望总理老人家不要再流泪

救救孩子

Posted: 2008/05/14 in 杂货铺

7951744_15324295 

救救孩子吧!!!!!!!

为什么最新垮下的是学校啊,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员,你们也是为人父母者啊!为了灾区的孩子们,我们去捐款吧!修合无人知,存心有天晓。

01年的7月13,我在山东齐鲁石化做项目,那天晚上北京成为0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我和同事一起在路边喝啤酒吃夜宵为之庆祝。
如果没有记错,北京,上海的房价就是从那个夏天开始亢奋式的上涨,因为大家多认为,奥运之前,房价肯定不会跌。
上涨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上涨预期。
08年终于到了,想象中的太平盛世,举国欢腾的场景没有出现,雪灾,地震,骚乱,国外的抵制和要挟倒是扑面而来。除了天灾,火车相撞,飞机罢工返航,股市暴跌,通货膨胀高企这些人祸也是此起彼伏。用悲情2008来形容奥运之年并不为过。
也许你会认为我把这些事情与奥运联系在一起很牵强,但是如果我们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奥运比赛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奥运被提高到了一个本身不应到达的高度,让奥运承载太多的筹码,这就是灾难,人为造成的灾难。
楼市和股市首当其冲。我相信很多炒房和炒股的人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奥运之前不会跌的,还会涨”。现在两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因为既得利益者的不同,一个已经破灭,另一个还飘在高高的云端。但是本质还是一致的,这两市现都已经让普通民众苦不堪言。
还记得4年前体育总局如何面对国家审计署审计出来大量违法占用资金的风暴的吗?一句"请不要影响我们备战奥运",多轻松啊。有了奥运这块免死金牌,我就占用了你能奈我何?为了在08年风风光光的在世人面前展示我们大唐盛世,为了面子,一切的违法乱纪都可以免于追究。到处都在大干快上,整个中国成了一个大工地。这样的资源消耗,岂能不通货膨胀?同样的大跃进在火车提速上,只求更快,不求更好,出大事只是时间的问题。
还在为奥运火炬登上珠峰欢呼吗?我们应该呵护那片神圣的净土,而不是去肆意践踏。在珠峰之巅上点燃火炬,除了满足可怜的虚荣心,毫无意义。
奥运会火炬根本承受不起珠穆朗玛那圣洁的高度!
PS:看看老美吧。洛杉矶取得了在1984年奥运会的举办权后,市民上街游行,他们高呼:不能挪用我们一分一毫的税金!而且,美国政府也宣布:对洛杉矶奥运会不予经济援助。我们对奥运会是不是太重视了

微笑曲线

Posted: 2008/05/12 in 杂货铺
由acer的施振荣提出,是指“微笑曲线”向我们揭示了一个现象:在抛物线的左侧(价值链上游),随着显示器、内存、CPU以及配套软件等新技术研发的投入,产品附加价值逐渐上升;在抛物线的右侧(价值链下游),随着品牌运作、销售渠道的建立附加价值逐渐上升;而作为劳动密集型的中间制造、装配环节不但技术含量低、利润空间小,而且市场竞争激烈,容易被成本更低的同行所替代,因此成为整个价值链条中最不赚钱的部分。所谓的“微笑曲线”其实就是“附加价值曲线”,即通过品牌、行销渠道、运筹能力提升工艺、制造、规模的附加价值,也就是要通过向“微笑曲线”的两端渗透来创造更多的价值。后来“微笑曲线”理论被广泛用来阐释在各行业中都存在的知识产权、品牌、服务等要素对产品价值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