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08

救救孩子

Posted: 2008/05/14 in 杂货铺

7951744_15324295 

救救孩子吧!!!!!!!

为什么最新垮下的是学校啊,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员,你们也是为人父母者啊!为了灾区的孩子们,我们去捐款吧!修合无人知,存心有天晓。

Advertisements
01年的7月13,我在山东齐鲁石化做项目,那天晚上北京成为0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我和同事一起在路边喝啤酒吃夜宵为之庆祝。
如果没有记错,北京,上海的房价就是从那个夏天开始亢奋式的上涨,因为大家多认为,奥运之前,房价肯定不会跌。
上涨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上涨预期。
08年终于到了,想象中的太平盛世,举国欢腾的场景没有出现,雪灾,地震,骚乱,国外的抵制和要挟倒是扑面而来。除了天灾,火车相撞,飞机罢工返航,股市暴跌,通货膨胀高企这些人祸也是此起彼伏。用悲情2008来形容奥运之年并不为过。
也许你会认为我把这些事情与奥运联系在一起很牵强,但是如果我们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奥运比赛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奥运被提高到了一个本身不应到达的高度,让奥运承载太多的筹码,这就是灾难,人为造成的灾难。
楼市和股市首当其冲。我相信很多炒房和炒股的人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奥运之前不会跌的,还会涨”。现在两者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因为既得利益者的不同,一个已经破灭,另一个还飘在高高的云端。但是本质还是一致的,这两市现都已经让普通民众苦不堪言。
还记得4年前体育总局如何面对国家审计署审计出来大量违法占用资金的风暴的吗?一句"请不要影响我们备战奥运",多轻松啊。有了奥运这块免死金牌,我就占用了你能奈我何?为了在08年风风光光的在世人面前展示我们大唐盛世,为了面子,一切的违法乱纪都可以免于追究。到处都在大干快上,整个中国成了一个大工地。这样的资源消耗,岂能不通货膨胀?同样的大跃进在火车提速上,只求更快,不求更好,出大事只是时间的问题。
还在为奥运火炬登上珠峰欢呼吗?我们应该呵护那片神圣的净土,而不是去肆意践踏。在珠峰之巅上点燃火炬,除了满足可怜的虚荣心,毫无意义。
奥运会火炬根本承受不起珠穆朗玛那圣洁的高度!
PS:看看老美吧。洛杉矶取得了在1984年奥运会的举办权后,市民上街游行,他们高呼:不能挪用我们一分一毫的税金!而且,美国政府也宣布:对洛杉矶奥运会不予经济援助。我们对奥运会是不是太重视了

微笑曲线

Posted: 2008/05/12 in 杂货铺
由acer的施振荣提出,是指“微笑曲线”向我们揭示了一个现象:在抛物线的左侧(价值链上游),随着显示器、内存、CPU以及配套软件等新技术研发的投入,产品附加价值逐渐上升;在抛物线的右侧(价值链下游),随着品牌运作、销售渠道的建立附加价值逐渐上升;而作为劳动密集型的中间制造、装配环节不但技术含量低、利润空间小,而且市场竞争激烈,容易被成本更低的同行所替代,因此成为整个价值链条中最不赚钱的部分。所谓的“微笑曲线”其实就是“附加价值曲线”,即通过品牌、行销渠道、运筹能力提升工艺、制造、规模的附加价值,也就是要通过向“微笑曲线”的两端渗透来创造更多的价值。后来“微笑曲线”理论被广泛用来阐释在各行业中都存在的知识产权、品牌、服务等要素对产品价值的提升
时间得从去年上半年说起。
股市从998点波澜壮阔的上涨到了2800点,基金错误的判断了形势,将手中的股票逐步卖出。而在07上半年上市公司靓丽的报表中,股市一骑绝尘冲过4000点。那时基金经理的尴尬可想而知。这时候他们在4000点之上又做了一个愚蠢无比的举动,开始大肆做多手中的大盘股,结局可想而知,530的大跌,可能有人要说,大盘蓝筹那时不是很扛跌吗,拜托,基金已经买入了,只能死抗了,所谓抱团取暖(这也是他们唯一强于中小散户之处)。
去年下半年,基金迎来的蜜月期,4000点,5000点,直到6000点,做多做多再做多。
疯狂是要付出代价的,虽然基金号称是狼群。
而这一次的下跌,令人惊讶的是基金在跌倒3000点之后还在大肆抛空,同样,又是一记耳光,印花税下调,与530可谓异曲同工。
正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啊!
基金经理承载的是投资人的信任和托负。而现在这些经理们赌徒式的风格真让人心寒啊。还是和国外同行QFII学学吧,人家是去年4000点以上慢慢卖出,今年3300就又回来了。

雨巷

Posted: 2008/05/09 in 杂货铺

 

独自撑着雨伞
徘徊在悠长的雨巷
多希望遇见一个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她有丁香一样的芬芳
她象我一样撑着油纸伞
彷徨在雨巷

 

忽然一位姑娘
出现在寂寥的雨巷
梦一般凄婉迷茫
有着太息的眼光
她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她有丁香一样的芬芳
我身旁飘过独自的女郎
走到那竹篱墙

 

这女郎象梦一样
冷漠凄清又惆怅
我多希望送她一枝丁香花
消散那眼光里面迷茫的忧伤

独自撑着雨伞
徘徊在悠长的雨巷
多希望遇见一个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她有丁香一样的芬芳
她象我一样撑着油纸伞
彷徨在雨巷
这女郎象梦一样
冷漠凄清又惆怅
我多希望送她一枝丁香花
消散那眼光里面迷茫的忧伤

这女郎象枝丁香
寂寞美丽又芬芳
我多希望送她一枝丁香花
交换那眼光里面哀怨的惆怅

 
丁香一样的姑娘
消隐在悠长的雨巷
多希望再次相逢
在这寂寥的雨巷
她有丁香一样的颜色
她有丁香一样的芬芳
她象梦一样撑着油纸伞
飘过了雨巷

站在30岁的门口

Posted: 2008/05/08 in 杂货铺
      —其实我们怀念过去只是怀念那时的自己,至于那时候的人和事,只是因为他们属于那个时代.
     
      今天有DAI同学在MSN上问我,班长周末30岁生日了去不。这才想起原来自己已经30岁了,好老啊!30年就这么过去了。
      正好昨天晚上在地铁口买的读者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大概就是叫不再无限的可能
    年轻的一个好处,是相信有无限的可能。可以浪掷的青春是如此的悠长,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只要有一个异性对你微笑,你便会相信自己跟他有发展的可能。在第二次见面之前,你已经把两个人之间的事幻想了不知多少遍。即使最后成空,也不会沮丧。除了年轻人,谁又会把一个微笑想得那么遥远?
  当你失恋的时候。你在悲观之中却也看到一丝曙光——谁说你不会遇上更爱你的人呢?那个不爱你的人是愚蠢的,他抹杀了你所有的可能性,他竟然不知道你会变得更好。
  当才华被赏识的时候,你会马上变得雄心壮志,以为大地就在脚下。那时,没有不可能的爱,没有不可能的婚姻,也没有不可能的梦想。
  年事渐长,当一个异性对你微笑的时候,你竟然会告诉自己:“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即使不是如此,你也会好好考虑一下这个人是否适合你。然后,你又告诉自己:“其实每个人都差不多,还是不要自找麻烦了!”
  失恋时,你会埋怨为什么不是早一点失恋。你比以前了解爱情,却也看得太透彻了,有时会觉得疲倦和无望。你不再骄傲地以为大地就在脚下,听到别人赞美时,你会怀疑他是在奉承你。
  一天,当我们蓦地抬头,看到阳光青鸟翩然飞过,振翅却已转弱,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所有的可能性都有了限制。

画在画外,诗在民间啊

Posted: 2008/05/07 in 杂货铺
the Expensive Sun是什么意思?
估计谁也想不到
贵阳
太有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