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8

嘟嘟语录

Posted: 2008/12/28 in 杂货铺
1.挤眉弄眼的汽车
   晚上,嘟嘟和爸爸一起坐车送外婆去车站,嘟嘟和爸爸做在前排很兴奋,一个人不停的和窗外的小汽车打招呼。这是对面的一辆小轿车不停的在闪大灯,小嘟嘟转过头来告诉爸爸:“爸爸,那个小汽车在和我kou眼”(注:KOU字是嘟嘟家乡话的发音,意思是瞪眼睛,表示生气)。
2. 鹅的下面是什么?
    睡觉前,妈妈在叫嘟嘟背唐诗,刚刚教过“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妈妈为了考考嘟嘟,就问道“嘟嘟,鹅,鹅,鹅的下面是什么啊?”
    嘟嘟小朋友想了一下“是下巴”。
3. 给我生一个姐姐
    隔壁邻居家的小姐姐经常陪嘟嘟玩,嘟嘟也喜欢和姐姐玩。
    一天早上,妈妈问嘟嘟“嘟嘟啊,妈妈再生一个宝宝好不好啊”
    嘟嘟很开心“好。。。,生一个陪我耍”。
    妈妈又问“那是生一个弟弟呢,还是生一个妹妹啊”
    嘟嘟头也没有抬就回答道“给我生一个姐姐!”
Advertisements
90年代初,他们在卖户口。很多农村人拿出所有的积蓄买了城镇户口,事实证明,那玩意P都不是,该种田的还得在种田。
90年代中,他们卖国企。事实证明,除了那些一夜暴富的厂长和公仆,大部分人在为企业奋斗几十年后人到中年后不得不下岗。
再后来,学校也卖了,教育也是产业,也是消费。穷人消费不起那是正常的。
医院也卖了,穷人嘛,生死在天,命苦,就想想人家萨达姆。
进入新世纪,新气象。我们得卖的更隐蔽。
轰轰烈烈的土地财政开始了,他们开始卖土地了,房地产真是好东西啊,为表彰其贡献,应该上升到国家经济的重要支柱,希望是一万年。可惜万恶的资本主义,他们怎么可以打破房地产的神话,房价怎么可以下跌呢?
土地看来是卖不下去了,现在就还有一个家当还可以卖了,那就是他们自己了,包装后的名字叫地方债券。
难道他们是受到华尔街的启发?他们发行的那个叫做次贷债券。不过听说现在他们都已经倒闭了。
天街小雨润如酥, 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 绝胜烟柳满皇都。
早春二月的北方,当树梢上、屋檐下都还挂着冰凌儿的时候,春在何处,连影儿也不见。但若是下过一番小雨后,第二天,你瞧吧,春来了。雨脚儿轻轻地走过大地,最初的春草芽儿冒出来了,远远望去,仿佛有一片极淡极淡的青青之色,这是早春的草色。看着它,人们心里顿时充满欣欣然的生意。可是当你带着无限喜悦之情走近去看个仔细,地上是稀稀朗朗的极为纤细的芽,却反而看不清什么颜色了。隐隐泛出的那一抹青青之痕,便是早春的草色。这设色的背景,是那落在天街上的纤细小雨。透过雨丝遥望草色,更给早春草色增添了一层朦胧美,早春时节的春草之色之所以显得娇贵,还是一种心理状态。“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韩愈《春雪》),写的就是这个。严冬方尽,余寒犹厉,突然看到这美妙的草色,心头不由得又惊又喜。这一些些轻淡的绿,是当时大地唯一的装饰;等得到了晚春,则是“草树知春不久归”(韩愈《晚春》),这时那怕柳条儿绿得再好,人们也无心看,因为已缺乏一种新鲜感。“最是一年春好处。”是呀,一年之计在于春,而春天的最好处却又在早春。那“遥看近却无”的草色,是早春时节特有的,它柔嫩饱含水分,象征着大地春回、万象更新的欣欣生意。
希望宝宝未来能像那润物无声的天街小雨,吹响春回大地的第一声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