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9

梦里有花,花开如梦

Posted: 2009/03/18 in 杂货铺
桃花飞绿水,一庭芳草围新绿,有情芍药含春泪;
野竹上表霄,十亩藤花落古香,无力蔷薇卧晓枝,
我愿暂求造化力,
减却牡丹妖艳色;
花非花,梦非梦,
花如梦,梦似花,
梦里有花,花开如梦;
心非心,镜非镜,
心如镜,镜似心,
镜中有心,心明如镜!
Advertisements
     上海作为改革的桥头堡,再次开始了破冰之旅,这一次的目标是户籍制度。
      这次改革的原则归纳起来就是:所有为上海的经济做出贡献的人,上海欢迎您。
      本地人只要凭借一纸户口,几间旧屋就能够逍遥自在的过上包租公包租婆的日子走到尽头了。
      金融海啸下,也许现在是最坏的时代,但是这也是最好的时代。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深圳厂租经济已经走到尽头
2009-3-4 南方都市报
 
    深圳厂租经济面临困境,当地一些居民开始担忧自己的生活。我们希望当地居民的生活与当地打工者的生活能够保持平稳,但不得不指出,单靠厂租经济要不得,厂租经济必须进行提升。
 
    作为改革开放的桥头堡,深圳在外向型制造业的高峰期,获得了高额的级差地租,形象地说,就是当地居民不必创业,只要租房给开厂者、打工者,就能过上“搓搓麻将打打牌”的幸福生活。所以,当地集体股份制企业的最大资产就是房厂,一旦失去需求,生存就会陷入困境。
 
    没有具体的数字可以证明到底到底有多少人赖此为生,但从厂租经济空心化之后受打击面之广来看,不在少数。如东方上头田居民小组,是东方社区一个较大的居民小组,有股东170多人,原来拥有出租厂房12万多平方米,厂租与每年红利足让所有居民过上幸福生活,当现在,幸福时光一去不返。
  
    这是典型香港曾发生过的空心化现象,当地居民没有实业支撑,只靠高资产价格维持短暂的繁荣。如果说有一部分人过上如此悠闲的生活还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多数人赖此为生,当地的经济持续发展潜力堪虞,目前中国的发展阶段还无法承受如此庞大的食利群体。就象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转型,深圳的厂租经济必定会变革,或迟或早而已。搓搓麻将过好日子,就因为身为深圳居民,这是对勤劳致富者的不公,简直没有天理
 
    应对之道有积极和消极两种办法,消极的办法是等待经济回暖,大批企业重新回归。不过,此次金融危机与经济结构调整携手而来,中国制造业的转移已经是大势所趋,即便等凤凰重来,等来的也会是不一样的凤凰,他们需要的是适应性更强的厂房与办公大楼,深圳的高科技产业与创意产业,才是未来的发展前景。当地的简易式厂房出租模式,必须得到改变和提升。
 
    比较积极的办法是改变厂租经济的空心化现象,做实当地的经济,以实体经济为主兼顾资产品市场,这样即便有风吹草动,当地经济不至于发生大的坍塌。这取决于两条,首先,当地居民要改变“包租公包租婆”心态,在从事实体经济进行创业之余兼当包租公,其次,当地企业有自改革的意识,提前进行产业升级。
 
    有未雨绸缪获得成功的例子。虽然有一些企业倒闭、外迁,有部分空置厂房出现,但深圳横岗相对稳定,甚至“逆市飘红”。主要是因为横岗的大部分企业早期就在此扎根,主要是以港商为主的外资,在设计研发上投入较大,掌握了自己的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机会比较小,“国外订单”受经济环境影响显著减少,但企业马上转内销,适应变化较快。根据官方统计,目前横岗街道有20%的企业在“逆市飘红”,产值和效益在如此环境下反而增加,60%企业产值和效益保持不变,但受大环境影响,接受订单有所减少,普遍有所下降,20%企业利润下降,订单急剧减少,濒临倒闭、迁移。横岗还能保持平稳要感谢企业的前瞻眼光。
 
    目前政府试图以旧区改造拉动当地内需,在深圳市市长许宗衡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今年的十个重点领域突破中提出,城市更新改造要有新突破,准备出台城市更新政策和总体规划,加快推进旧工业区升级改造试点工作。其次,推进社区股份制公司公开、透明。
 
    这是必须的救急之术,但不是治本之策。深圳面临的当务之急是如何与企业一起闯过难关,提升企业竞争力,培育出越来越多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区域竞争力的华为、中兴通讯这样的公司。更深层次的问题是鼓励当地居民创业,这是一大难事,在高租金的甜蜜生活中浸泡太久的生活方式,已内化为文化传统。在完善社区股份制公司的前提下,出台正确的激励机制鼓励创业,是重之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