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09

混在北京(1)

Posted: 2009/04/25 in 杂货铺
2009年4月25日,北京,晴
离开上海来北京半个月了,一个人住在酒店公寓里。周末也没有心情出去转转。
感觉很是孤单。
今天中午一个人喝了一点啤酒,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外面阳光明媚。电视里放的是凤凰卫视的中文台。
这种感觉很熟悉。因为从2001年的春天到2003年的圣诞节前夕的3年,我都是这样在北京度过了我的青春时光。只是与那时的酒店名称不同而已。
半梦半醒中,我感觉我是睡在一个2层的小楼,妈妈和老婆都在楼下,他们和我一起来北京了。妈妈在楼下做饭,老婆出去逛街了。
那是一种近乎真实的梦。
一直到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 现在已经是午夜了)我还是感觉到那种真实,以至于当我忽然从这种梦幻中醒来的时候我真的以为妈妈就在楼下做午饭。而老婆去哪里逛街了我也躺在沙发上努力的想了很久。后来我才明白那只是幻觉。她们都还在上海,而我是一人在北京的酒店里6楼的客厅。
我想家了,家乡的2楼,我一个人常常会躺在床上看书一直到睡着,然后会在妈妈开饭的呼喊声中醒来。
这一梦,就是10年。
Advertisements
电视剧潜伏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情节引人入胜,而里面从主演到配角都很令人难忘。
我最喜欢里面谢若林这个人物,在他那里,没有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只有生意,如果是在现在,他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起码是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座右铭:“你有本事一枪打死我,要是让我活过来,我们还能做交易,只要价钱公道!".
至于吴站长,绝对是深谙为官之道。老谋深算而又深藏不露,于则成的一些事情他不是不怀疑,而是因为余则成帮他捞来的黄金白银那是真的,所以不愿意去深究。他比谁都明白,战争是暂时的,将来全靠生意。这也验证了小谢同志那句”嘴上全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
行文结束之际,留词半厥。
 
念奴娇 昆仑
毛泽东 1935.10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您去中南海吗?

Posted: 2009/04/17 in 杂货铺
 最近在北京中国联通的总部做项目,住的宾馆与办公室还蛮远的,每天打车都要从长安街经过。在上海的时候感觉上海的交通好堵啊,不可能有比上海更糟糕的了。事实证明我是错了,和北京比,上海那点堵车都不好意思告诉北京的同事。
今天早上要给联通的领导汇报工作,7点钟就起床了,把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心想这总够了吧。
9点整,约定开会的时间,我们堵在天安门前的长安街上,不,应该是停在那里。
10分钟过去了,过了一个路口。这时候发现前面右转道很通畅。
ME: 师傅,要不前面右转吧。我赶时间去开会
司机:不行
ME:为什么啊
司机:你是去中南海开会吗?前面右拐就是进中南海了
ME:。。。。。。

为什么时光不能倒流

Posted: 2009/04/07 in 杂货铺
      2009年4月1日,西方愚人节。这一天,我外婆去世。
      一个星期之前,我因为档案的事情回家,此前就听妈妈说外婆的身体不好了,因为时间匆忙,我想就等到一个星期以后清明节回家的时候再去看望外婆吧。
     4月1号,离清明节放假还有2天,上帝先生,这是你开的玩笑吗?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爱要及时表达,尽量避免留下终生的遗憾。因为时间不会等待,时光也决不会倒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