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09

剪不断,理还乱

Posted: 2009/06/25 in 杂货铺
周迅前男友窦鹏是窦唯堂弟,窦唯是王菲前老公。周迅前男友宋宁是高原的表弟,高原是窦唯现任老婆,窦唯是王菲前老公。周迅前男友李亚鹏是王菲现任老公。
周迅前男友朴树的音乐制作人是张亚东,张亚东是王菲的前老公窦唯的妹妹窦颖的前老公,也是王菲的音乐制作人。张亚东是李亚鹏前女友瞿颖现男友.
听说周迅和李大齐刚刚分手了。
哎,这圈子………
Advertisements
我做事情常常一拖再拖,把工作拖到最后一刻。因此,我总是觉得好象自己原本可以完成更多的工作,自己的潜力没有充分发挥出来。但我发现,在最后期限即将来临时,我的注意力要集中得多,工作效率也更高。经济学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吗?
 
答案显而易见:保证你手头上总有一个最后期限,这样你的工作就会总是十分高效。至少,按照逻辑,从你的来信中可以得出上述结论。研究也支持这种结论。
行为经济学家丹.艾瑞里(Dan Ariely)和克劳斯.韦坦布洛克(Klaus Wertenbroch)针对麻省理工学院(MIT)的三组学生,进行了一项有关拖延时间问题的研究,结果颇具启发性。每一组学生都必须在12周内完成3项任务。第一组学生完成每篇论文的最后期限分别为第4周、第8周和第12周。第二组学生没有被指定期中的最后期限——三篇论文都须在课程结束时完成。第三组学生被要求自行设定最后期限。
设定了时间分布均匀的最后期限的学生——包括第一组学生,以及自行分开设定最后期限的一部分第三组学生——往往得分最高。没有自行分开设定最后期限、或未被指定任何最后期限的学生,则表现得很糟糕。
你必须吸取这个教训。确保眼前总有一个具有约束力的最后期限。把大型任务分割为若干较小的任务,并分别为它们设定最后期限。如果你的教授无意让这些最后期限变得有意义,你自己可以赋予它们意义。信守你向同事或客户许下的诺言。或者,写出一张进度表,与几个朋友打赌你能赶上进度。如果“最后一刻”总是在“眼下”,在全世界喜欢拖延的人中,你将是效率最高的一位。
 
外一篇:什么是防卫过当
邓玉娇案终于侦查终结,从“故意杀人”到“防卫过当”,这是目前警方给出的最后结论。下一步,此案当由法院接过去审理了。在法院开庭之前,我建议当地法院集体读一读洛克,看洛克如果面临此案,他会作出如何判决。
洛克(1632-1704)是英国古典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他的传世名著《政府论》专门谈国家政府何以需要的问题(即为了保护公民财产权利暨以此当头的其他各种权利)。近代以来,欧美所有的国家俱以洛克的《政府论》为政府存在的合法性依据,因此,洛克的声音值得我们倾听。
在《政府论》(下)第18章中,洛克现身说法,举了两个例子谈其中所蕴含的的法律问题。一,洛克说:如果一个人手持利刃在公路上企图抢劫我的钱包,当时说不定我的口袋里的钱只有十二便士,但我却可以合法地把他杀死。二,假如我把一百英镑交给另一个人,让他在我下车的时候替我拿着,但等到我再度上车时,他却拒绝把钱还给我,反而在我想收回时拔出剑来强力保护那本来属于我的钱。此时,洛克说,我可以合法地将前者杀死,但却不能合法地给后者加以任何伤害。
如果可以比较,在以上情形中,意图不轨的两个人都持刀,都想占有对方财物,而且后者所占有的要比前者大得多。那么,为什么前者置人于死是正当防卫,而同样的结果对后者来说,至少也是防卫过当呢。
洛克的分析是,因为前者运用强力威胁到我的生命,我不能有时间诉诸法律来加以保障,而一旦生命结束,就来不及再诉诸法律了,毕竟法律不能起死回生。这种损失既然是无可补偿的,为防止其发生,自然法便给我以权利来消灭那个使自己与我处于战争状态并以毁灭来威胁我的人。但是,在后一场合,我的生命并不处于危险境地,我可以有诉诸法律的便利,并可以事后通过法律来收回我的一百英镑。
洛克谈论此问题的语境是一个人如何使用强力。在洛克看来,当受害者可以得到法律救济时,他就应该诉诸法律而不是诉诸强力。强力只应该在一个人受到阻碍无法诉诸法律时才被运用。洛克特别说:只有那种使诉诸法律成为不可能的强力,才可以被认为是含有敌意的强力。结合上面两个例子,前一种情形显然比后一种严峻得多。后者持刀是为了保护已经到手的钱,他并不会去要对方的命。前者不然,他并不知道对方藏有多少钱,完全可以(并且这样的案例也很多)以索命的方式获得钱财。因此,这里的问题不是钱的数量多寡,而是生命是否受到迫在眉睫的威胁。
以洛克的逻辑,如果让他来审判此案,这案子的三种可能:故意杀人、防卫过当和正当防卫,他的态度会是什么呢。首先,他会斥责警方水平太臭,甚至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无论如何,邓案与故意杀人无关,故意杀人的“意”是在整个事件发生之前,邓与这三位前世无冤、近世无仇,故不存在蓄意之谋。那么,在防卫过当和正当防卫之间,洛克的判断又会是什么呢,如果按照以上的逻辑,是也只能是,邓女正当防卫,正如死者咎由自取。
和洛克的第一种情形相比,邓玉娇面临的虽未危及生命,但却严重危及在邓玉娇看来与生命同等重要的身体,以及由此带来的意志刺激。事实上,人的物质生命就是身体,正如同精神生命就是心灵意志。从邓的行为看,她是个宁死不从的人,你可以要她的命,但休想让她的身体和意志服从。因此,那三个男人的作为,从邓玉娇角度,其实就是在要她的命,她当然以命抗争。另外,当时的情形也已经迫在眉睫,且不说一屋之内,力量的对比是三男一女;也不说,那一叠钞票在头上敲打所造成的精神侮辱;即使根据最保守的报道,她已经两次被按倒在沙发上,第二次她才拿起了刀。可见,当时的情形已经被那三个男人逼至你死我活,除非让邓玉娇满足那三个男人,然而,这比死更让她不能容忍。最后,在这迫在眉睫的危险之前,法律已经彻底帮不了她。一是她不可能像事后追讨钱财一样追讨自己的身体,另外,她所处的那个服务场所也无法让她辩白自己。因此,“只有那种使诉诸法律成为不可能的强力,才可以被认为是含有敌意的强力”,由那三个男人所构成的强力,正符合洛克所说的这种性质。这就可以理解,邓玉娇是在绝望无助的情况下,拿起了刀。不管它会造成什么后果,此一行为只能解释为“正当防卫”。对这一防卫最终作出正当解释的,不是别的,是自然法,这,也正是人间法律的最终依据。
只有一种情况才是防卫过当:当邓玉娇拿起刀,那三个男人落荒而逃,在生命危机解除的情况下,邓却以追杀的方式要了他们的命。然而,此案不是。
在洛克面前,且看我们的法官将如何判决。赠与一句洛克的话:“法律一停止,暴政就开始了。”错判,或有意错判,也是一种停止。

画心 – 张靓颖

Posted: 2009/06/01 in 杂货铺
2005年10月5日。我和秋艳认识的第一天。
那一年的夏天,超级女声最黄金的一代。我和未来的老婆当然不能免俗,讨论起了超级女声。
她最看好何洁,而我看好的是张靓颖。
3年过去了,她们二人的差距已不再是第三名和第四名之分了。
附上张靓颖在电影画皮中的演唱的主题曲;
 
画心 – 张靓颖
电影《画皮》主题歌曲
作曲:藤原育郎 作词:陈少琪

看不穿 是你失落的魂魄
猜不透 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 一场梦
爱如生命般莫测
你的心 到底被什么蛊惑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 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 目光似月色寂寞
就让你 在别人怀里快乐

爱着你 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 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 是我等你的执着
你是我 一首唱不完的歌

看不穿 是你失落的魂魄
猜不透 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 一场梦
爱是生命般莫测
你的心 到底被什么蛊惑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 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 目光比月色寂寞
就让你 在别人怀里快乐

爱着你 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 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 是我等你的执着
你是我 一首唱不完的歌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看桃花 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 目光比月色寂寞
就让你 在别人怀里快乐

爱着你 像心跳难触摸
画着你 画不出你的骨骼
记着你的脸色 是我等你的执着
我的心 只愿为你而割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