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09

成名要趁早

Posted: 2009/10/30 in 杂货铺
 这两天,突然间很不想起床也不想上班,就是感觉很累。
   我还年轻吗?还是心老了?
   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一点没错。不单成名,人生多半事情,也是一样。
   10年以前,我的世界里只有读书,学习。别的事情包括谈恋爱在我看来都是一种浪费。等我拿到了那一张张证明自己学习能力的纸张后想好好谈恋爱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已经远离了青春萌动的时光。不再年少轻狂,更多的是理性和现实。
   总有某一刻,偶尔发现很多有些东西自己曾经想过,但总被人捷足先登做了,心里颇不是滋味。在考研与否的问题上,我徘徊过好久,不舍得放弃已有的还不错的工作,这一晃就是三年。娶妻生子后,这个念头彻底取消。也许很多人会说研究生不代表什么,但是我自己知道,起码那是我曾经的梦想,而且我没有付诸实施。遗憾….
   而现在还能打动我的就是2个梦想了,第一就是出国移民,第二就是创办自己的事业。我不想10年以后,我再为没有去努力实现这2个心中的梦想而后悔!
   城市太嘈杂,人在不知觉中变化………….. ,也许再过几年,这2个梦想就不再能让我为之激动。
 所以想到张女士那句话,很经典,凡事要趁早。晚了就算得到了,也没有了当年的激情和喜悦。
   只要有梦想,凡事可成真,千万不要耽误了
Advertisements
2009-10-23 每日经济新闻
    正如明末以降,中国可以称为白银中国一样,以现在中国美元储备的增加程度,称为美元中国并不过份。
    中国是全球最大外汇储备国,今年9月更是大增618亿美元,截止9月底以2.273万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与去年底1.946万亿美元相比,增加了16.8%。并不止于中国,亚洲尤其是东亚地区是吸收美元的海绵。各国中央数据显示,9月份亚洲外汇储备激增1116.3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4.96万亿美元。
    作为全球通行的支付手段,现在的美元与当初的白银性质是一样的。
    自从明代以后全球海外贸易大通道打通之后,形成了一条白银交易链条,链条的终端在中国,有如下形成通道:一是从西班牙属美洲流往马尼拉,从马尼拉流往中国;二是葡萄牙、荷兰流往日本长崎、澳门,转向中国;三是经由英国、印度流往中国。随着西班牙菲律宾殖民地的巩固和在明帝国海禁的结束,中西之间贸易也迎来了全新的时代—马尼拉大帆船时代(1573年—1644年)的来临,在英国舰队打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之后,在国际贸易中,英国取代了西班牙的地位。
    中国获得的白银之多使得中国富得遍地流银,西班牙人抱怨“中国商人把从新西班牙运来的白银几乎全部运走了”。从1571-1821年间, 输入马尼拉的美洲白银共计4亿比索之多,其中绝大部分(或说1/2、或说1/4)转输中国。有些外国学者则估计美洲白银总产量的1/3-1/2都流入了中国。仅1631年一年,由菲律宾输入澳门的白银就达1400万两,大约相当于永乐元年至宣德九年(1403-1434年)大明王朝30年鼎盛期内中国官银矿总产量的2.1倍,是万历年间明朝国库岁入的3.8倍。
    整个18世纪,中国对英国贸易“一边倒”,“当时每一艘英国船的货物中有百分之九十是从英国载运出来的白银。”以1751年四艘英国船为例,所载白银价值119000镑,而货物仅10842镑。以至于英国政府不得不下令,凡往中国的货船,必须载有10%以上“英国出产、生产或制造”的商品,但直至18世纪中叶没有一艘船能做到。自1792-1807年,东印度公司从广州运至伦敦的货值27157006镑,运往广州的货值只有16602388镑;1765-1766年度该公司付出为商品输入值的202%;至1785-1786年度,该差额升至328%,差额均由中国人只认的白银填充。直到英国人说明出鸦片,情况才出现逆转。
    应该承认,获得白银甚至获得全球的大部分硬通货是一种能力。当时中国沿海地区的产品是世界走俏商品,从福建的瓷器到苏南的棉布,行销世界。可以说,在中国东南沿海一带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出口产品生产区,仅凭这些产品,中国就能成为全球最大的白银输入地。正因为如此,中国经济史上才有“明末资本主义萌芽”的重要课题。
    但是,中国没有改变制度利用白银创造财富的能力。中国的出口贸易区从未突破东南沿海地区的狭窄范围,宋代的小说中就有福建商人下南洋的记载,到了明末,我们仍然看到相同的记载。中国狭小的商业区被小农经济的汪洋大海包围,略有风吹草动,这些商业区就迅速被剿灭,直到最后被剿灭干净,不得不重头再来。
    即便在贸易区内部,其保有财富与制度仍围绕土地运转。如明末从北京致仕退休的高官如宰相徐阶等人回到富庶的江南地区,敛财之途是大肆购买、强占良田,纵容豪仆抢掠,导致民变屡生。
    虽然在苏州、松江等地,我们看到了完整、较为细分的贸易链和产业链,有专门从事订单的人、有专门开厂生产丝织物的企业主、有提前预支货款的方式,所有这些都星星点点闪烁在历史的断片中,没有成为制度性的财富生成方式得到传承,社会的制度根基仍附着于土地市场,附着在农产品身上。原因就是笔者所说的支撑朝廷运作的税费制度,因为朝廷的赋税来源是农民与农业税,所以从道德上矮化所有与商业有关的人士,维持庞大的纳税群体,逼迫商人恢复小农身份,以巩固帝国的经济基础。财富的创造者不能成为财富的享用者,更不能制订财富的创造与分配制度。如果没有鸦片战争,中国能够逐渐走向商业工业立国之路吗?清朝不能。在上世纪初的一战以后,中国有很大的机会,但当时中国缺乏统一的政权。
    西班牙存在白银诅咒,他们在南美获得巨额白银之后,物价飞涨、国内穷人极度贫困而权势者穷奢极欲,他们热衷于奢侈品消费,当时没有瑞士的名表意大利的时装,西班牙统治者得到的是南美的宝石、东南亚的香料与中国的瓷器和丝绸。为了保持白银优势,西班牙王朝不得不穷兵黩武。中国同样存在白银诅咒,明末后期贫富差距分化到令人发指的程度,西北旱灾人吃人,京都与苏南的官员地主挥霍无度。权势阶层在每个消费细节上刻意与普通民众保持距离。当时关于精致消费的笔记体记载层出不穷,从食物到首饰,无所不用其极。
    现在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美元储备国,这是一种依附于出口能力之上的财富创造能力,恍惚白银时代回归。但赚取储备的能力,迄今尚未转化为制度创造力,更没有将东南沿海的商业信用文化推广至全国,反而将官场的行政性商业规则行销到各地,反而由国企的官场文化主导了市场的行为。
    拥有足够多的硬通货是经济发展的前提,但不是关键因素,要打破白银或者美元魔咒需要的是制度性的创新能力,需要的是对市场文化的尊重。
注:东亚勤勤恳恳储备美元,合力买入美元,为美元托市。
    9月底,日本以1.053万亿美元创下外汇储备纪录,今年1-9月外汇储备只增加224亿美元,增幅仅2.2%,9月大增103亿美元。中国台湾地区外汇储备也在今年1-9月增加403亿美元(13.8%),9月份增加68亿美元,在9月底以3322亿美元刷新历史纪录。香港地区9月底的外汇储备额为2269亿美元,比去年底的1825亿美元增加了444亿美元(24.3%)。 韩国今年年初的外汇储备额仅2000亿美元,3月起连续七个月增加,9月底达到了2542亿美元,今年前九个月的增幅为26.3%(530亿美元)。
    昨天写上海钓鱼式执法,对上海有地域歧视者就拍手称快,听之令人痛心。试想,一个最具商业精神的城市,如今被糟蹋得只能在回忆的鸦片中寻找欢乐,在国企基地的现实中逐渐萎缩。这难道仅仅是上海的悲哀?这是国家的悲哀。
    实在不想一一列举朋友所说其他地区触目惊心之事。只想说,格局放大一点吧。

梦想开始的第一步

Posted: 2009/10/27 in 杂货铺
今天早上,老婆告诉我,公司的名字一波三折后终于注册下来了。

远业 
在上海早晨嘈杂的地铁里,我又开始进入标志性的沉思状态(也就是发呆中…..)
志存高远,进德修业
祝福我们这个新诞生的小家伙,我会像抚养嘟嘟一样,尽我所能去好好经营他。让他和嘟嘟一同成长。
域名注册成功:
网站创建中……..

93KG

Posted: 2009/10/13 in 杂货铺
天杀的长假啊,10天长了3KG.
怎一个愁字了得
 

国庆长假归来

Posted: 2009/10/10 in 杂货铺
这个长假,我用了一半的时间在睡觉。
得到充分休息的同时我的体重增长也是形势喜人。和GDP一样,保8(180)的目标是没有问题了。
长假前计划了很多国庆活动方案,现在看来,计划没有变化快。
怎么样的人生才是快乐的呢?是这扯淡的人生,还是因为我自己这扯淡的人生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