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0

再漂亮干净的房子没有了你,只是房子,不是家。

我很想你,虽然在一起的时候会天天吵架。
就像百年孤独那本书中的开篇,许多年以后,土豆一定会想起那个阳光明媚的秋日的下午。他不确定面前的这个女孩子是不是他所寻找的心目中的梦想,但是他可以肯定这一刻他很喜欢和她在一起。
Advertisements

北京,我来了

Posted: 2010/06/25 in 杂货铺
北京和我真是有缘,从工作的第一年前,我的出差大部分时间就是去北京。

北京,我已经常驻过2次,加起来4年了。
这一次,据说是一年半。
我不在上海,就是去了北京,或者在去北京和上海的路上。
房地产难题,今天困扰中国。上自政府,下到八零后,莫不为之烦恼。个中原因可谓千头万绪,今天只说一条,那就是工商资本的投机化。
我当年搞田野调查,到了徽南农村,看到无数高檐大宅,富丽辉煌,无比惊诧。在震惊之余,我却被一个问题给缠绕住了:这些大宅子的主人当年都是在淮扬一带显赫非常的盐商、茶商,贩盐卖茶在明清两代是最为暴利的产业――因为需要政府的牌照,相当于专卖的性质,那么为什么这些盐商茶商不把钱拿去扩大再生产,却要把银子运回偏僻的老家,盖这些好看不中用的大宅子,买一大块产出效率很低的红壤地?
有人解释说,这是中国人叶落归根的传统,是显耀乡里的宗族思想在作怪。我不以为然,说来商人都是没国界的,只要有钱赚,连国家都未必认,何况乡里了。
又有一回,重读《史记》,我被司马迁的土地观给迷住了。在中国的史家中,司马公是最重视商业的一位,在《史记》中有专门的《货殖列传》讲到先秦和汉初的几个大商贾,后来史家的历代史书中都有《食货志》,是几乎已经看不到商贾的名字了,一代不如一代,用在这个例子上非常恰当。司马迁把“富裕”分成三种,本富、末富和奸富,本富就是靠农田致富,末富就是以工商致富,所谓“本富为上,末富次之,奸富最下”,可是司马公接着又说,“用贫求富,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绢文不如移市门。”
这就奇怪了。既然农田为“本富”,可是为什么赚钱却比不上“末富”,如果大家都去追求“本富”,不是明摆着会吃大亏乎?好,接着司马公给出了第三个结论――这也可以被看成是“理财建议”,他说,“去就与时俯仰,获其赢利,以末致财,用本守之。”用今天的话说,就是跑到商海中尽情扑腾,大把赚钱,然后回头去买房子和田地,用房子和田地把赚来的钱牢牢守住。
现在很多人不就是这么干的吗?中国的房价不就是这样被炒起来的吗?民众的烦恼不正是因此而生吗?
然而,批判归批判,事实却比冰还冷。历史学家李剑农在《先秦两汉经济史稿》中说,“司马迁之观念如是,秦汉间大多数人士之观念亦如是,甚至于由秦汉以至于今日,中国大多数人之理念,尚未能大异于是也。因此一切士农工商的活动,最后以取得大量土地而成富为目的。” 李先生写这段文字是在1950年代中期,又半个世纪过去了,规律还是规律。
人们肯定还会问,为什么大家从高赢利的工商业赚了钱,偏偏要再转投到低赢利的土地中呢?司马迁其实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我来点破最后的秘密吧。因为中国的治国者是全世界智商最高的人,他们最早明白工商业比农业更能敛聚财富,所以早早的就把这些产业收归国有化。这个有多早呢?说出来吓你一跳,早在公元前770年,齐国的管仲就把盐业和铁业收归国营化,那时候,欧洲的铁器还没有普及,美洲还在猎人头玩。从此以后,秦汉唐宋明清民国,只要是能赚钱的工商业,国家无不收归国营,从盐铁,到茶酒,到漕运,到对外贸易,到矿山铁路,到银行电信,现在,我们还有一个部门叫国资委,专管此事。
当国家把工商业控制住后,私人资本在其中的角色就很微妙了,人人都知道那里的钱比农业多,可是谁也不敢往大里玩,因为千年以来的教训告诉大家,你搞得稍微大一点,一定会与“国家利益”冲突,一博弈,要么灭家要么抄产。我曾经算过一个数字,以用途最为广泛的铁器工坊为例,从先秦到晚清,最大规模的私人企业不过千人,2000年间规模几乎没有扩大过.
法国的年鉴派史家布罗代尔在他的著作中就曾经写道,无论中国还是伊斯兰教社会,政府的权力太大了,使富有的非统治者不能享有任何真正的安全。因而,最成功的商人面临的一个永恒的问题是――在哪里再投资他们的利润。他最后说,“中国商人对任意征收的恐惧始终挥之不去”。
正因此,司马迁的第三段话就如幽灵般的出现了:大凡在工商业中赚了钱的,马上转身去购买土地,是为“以末致富,以本守之”。
言论至此,读者应该明白,在千年中国,土地其实不是由泥巴构成的,它是一种“类货币”,是资产阶层逃避政府力量的一个避险性工具。
回头说到今天,中国房价为什么日见日高?除了城市化运动、地方财政被土地绑架等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正是,近年以来,大量工商业资本汹汹涌进地产业,企业家阶层因“国进民退”对实业产生厌倦,投机心理大增。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是房产税的征收或是加大土地供应量,都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解决之道何在?那就是以市场化的改革,活跃工商业经济,让工商资本留在工商领域

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hgjj/20100613/11428114198.shtml

09年的4万亿打开了洪水滔天的闸门,现在想关,不知道还能不能关上。

Hello world!

Posted: 2010/06/12 in 杂货铺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我们的金融体系需要明确的问责制,保护家庭免受不公平,侮辱美国家庭财务行为 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的使命是保护投资者,维护市场的公平.秩序.高效,促进市场的资本积累.当越来越多的民众,他们出于对未来生活保障的原因.对家庭生活开支的原因,对培养孩子上大学的原因,当他们第一次投资证券市场的时候我们的监督保护使命比任何时候都重大,也必须去完成.”
以上是美国证监会的座右铭

大盘股的春天不远了

Posted: 2010/06/10 in 杂货铺
判断理由很简单,因为沙老现在开始吹捧小盘股和创业板的股票了,尽管这些股票现在在100倍以上的泡沫中狂舞。

相对而言,大盘蓝筹们的股价已经低到1600点了。市盈率也就10几倍。
沙老,我一直佩服他的乌鸦嘴。和当年贝利不相上下。
农业银行的上市,可能与当年中石油相反。在绝望中爆发出希望。